☆╮夜店花名論壇╭☆

失去安全感的社會,更需懂得向傳統揮手告別!另類命理諮商看似邊緣實際卻是主流。
 
首頁歡迎相冊常見問題搜尋會員註冊登入
搜尋
 
 

結果按:
 
Rechercher 進階搜尋
算命天地
最新主題
開運鹿家族連結
 
  
部落格
 
精選免費資源區
 
 
 

 

讚助廣告A

夜店音樂
 
社會化書簽
社會化書簽 digg  社會化書簽 delicious  社會化書簽 reddit  社會化書簽 stumbleupon  社會化書簽 slashdot  社會化書簽 yahoo  社會化書簽 google  社會化書簽 blogmarks  社會化書簽 live      

在您的社會化書籤保存並分享地址夜店花名論壇

在您的社會化書籤保存並分享地址☆╮夜店花名論壇╭☆

觀看訪客統計報表

 


分享 | 
 

 我曾愛過的那些。

向下 
發表人內容
fendi
七星太極
七星太極
avatar

女
來自 : 茱莉亞星球
文章總數 : 278
積分 : 1232
注冊日期 : 2009-04-06

發表主題: 我曾愛過的那些。   周五 12月 25, 2009 4:06 pm

作者∕斐晏

▓寂寞輕輕落在我的肩上

漸漸的,天氣涼了一些,空氣也變乾,從忙碌的追逐中醒來,還趕不及給朋友撥通電話,寂寞悄悄的,在天花板上打了個圈,落在我的肩上。

像是會發亮的那些日子消失了,剛剛明明還在眼前,怎麼這下都找不著了?我收妥曬出陽光氣味的衣物,點亮一屋子的燈,卻只見媽媽失了氣力,疲倦而多皺紋的笑臉。

▓天人五衰

佛學中有一種情境,說的是享盡逸樂逍遙的天人,也有衰敗墮落惡趣的一天,三島由紀夫就有一本以此為名的小說,書名源自佛教典故中的「天人五衰」。「五衰」其實是我們凡人每天都會面對的「衣裳垢膩、身體臭穢」等等,但享樂慣了的天人就是不能忍受,並因耽於逸樂,貪戀、嗔恚、愚癡俱發,終至淪落。

這個典故讓我想起含著銀湯匙出生,卻過著出人意表生活的太宰治。

▓浪漫而荒涼的失格

最近讀了太宰治的「人間失格」,才翻到一半的頁數我就把書箋夾好,然後就這樣放著,可能再也不會讀它也說不定,因為這本書讓我聯想到自身的痛苦。

一九四八年,在現實生活筆直地沉淪之後,最迷惑日本女性的文豪太宰治完成這部代表作品,並在歷經五次的自戕未果之後,與他的女性書迷同赴玉川上水道投水,結束十五年的創作生涯、三十七年的短暫生命。

▓只是筆鋒這樣銳利

太宰治本名津島修治,為日本「無賴派」文學大師。他筆下的「人間失格」是日本文學圈公認的戰後代表作之一,也是幾個世代日本年輕人迷戀不已的小說,至今仍是當地頗為年輕的話題。我想我可以感受甚至理解,那種無限的沉淪是怎樣魅惑著年輕善感的心智。我們只能說太宰治的生活、思想與文字都太年輕了,永遠都讓人覺得年輕了些,不屬於掙扎與壓抑的生活,而是一種身心齊燃的青春美學。他丟開地方望族生活的刻板與富裕,選擇了放浪而短暫人生,讓人不免揣想他是為了要成就自己的身心美學,而對這個世界或這個世界裡的我們,不屑一顧。

▓愛的表情

妳優雅的開在我的窗邊,竊竊張望窗外熱絡而喧鬧的街景,我知道在妳眼裡,那樣的擁擠有種讓人忘卻寂寞的熱,足以排遣妳為我禁錮欲念的心靈。

但我還是想擁有全部的妳,看著妳漸次的憂鬱,我笨拙的取悅妳,雖然幾分不捨,卻也只是遮遮掩掩,鬆不開懷裡抱著的、已然幾分落寞的妳。

▓無法入詩的百無聊賴

我們身體的距離、情感的支離,已變得遙不可及。若不是先前寫下一些章句,我甚至忘記那些年輕才能經歷的回憶。

藏身在生活的角落裡,其實我已端不出像樣的表情面對這個世界,只是百無聊賴地,打發那些多餘的思念而已。

▓男人的原罪

習以為然的、對情感的天真,在我胸中安靜的攤開,我幾乎無法逃避那種溫暖與吸引,然而現實將我的認知高高往上拋,摔得我對生命完全失憶。

身為一個男人該有怎樣的責任與擔當?我們是否自命不凡、在女人的期待裡陳義過高。每當現實陡然落下,情感的面具一一脫落,真相總是躲在生命的陰影中,對一切報以訕笑。

▓骯髒的甜蜜

我的情緒四下爬行,如果不小心被螞蟻扛走了,我也不覺意外──他們是那麼的臭、那樣的甜蜜啊!

▓吟遊詩人的屍體

我在白天做著夜晚的夢,妳的太陽是我的月亮。在妳的白晝之中我是哼唱詩句的屍體,只有月光潑灑窗口,我方才能夠附和妳的現實。

然而寫詩的人只記得真實而忘卻現實。妳的現實呢,是我白日的夢境,而我的現實是妳夜晚的綺想。

因而我們的視線與夢境都是相錯的交集,我眼裡不見妳在辦公室中的費盡心機,妳也無視我對現實的無能為力。就這樣,我們虛擬出一種無聊的曖昧,在網路那些小小的連結裡。

▓浮生一季

光潔的童年漸漸脫去通透的色澤,由裡而外滲出憂鬱的暗影。那是洗刷不去、也無從抹滅的,就像歲月給我們的胎記。

然後理直氣壯、外表耀眼的少年來了。他追逐、他強索,執迷地信從友人卻質疑父母親人。但是我的小孩,你的自由你的幸福你手中握著的一切,都來自對你無私的至親,而不是你意氣相投的朋友。

緊跟在少年之後,一個半身光熒、半身闇影的青年兜著車子來了。他拎在手上的禮物並不是給家人的,他從不記得親人的生日,吃得滿嘴奶油後他沖了個澡,就為同學慶生去了。母親的眼睛張望屋外微弱的街燈,她的孩子卻在輾轉的夜半,才盡興而歸。

我們比較懂得父母心情的,是煩躁多慮的中年。怎樣取悅或體貼他們,已在我們理智的認知範圍,只不過面對雙親,我們的脾氣往往差了一些。

在這關口,生命的旅途,前方是體能與心智的下坡道,後方只剩回憶模糊的歡悅。我故作大步向前,卻每每在陡然之間踏空一步——這路真斜真險!而這時母親的手,已沒有力氣再拉我一把,只是跟在我躁進的步履後,氣喘吁吁。

仰觀前方、回首顧盼,這人生,真是一路的紛紛擾擾、看不盡的渺渺茫茫。原本我想在旅程中途下車,但頭髮已然花白的父親從背後喚了一聲。

回頭望見他細微的表情與疲軟的身子,我的眼淚就這麼滾了下來。

願我今後能有足夠的成就讓他們傲然或安然,他們用雙手換來我無憂而無知的生活,而我昂貴的青春卻在情緒的起落間,廉價地切足適履。

日光已遠,星晨在我的人生中一一浮現。夏令之後便是秋涼,日漸短而夜漸長,那些如淵般的黑暗,我也曾在他們的黑夜中、惶然地張望過的。
回頂端 向下
檢視會員個人資料
 
我曾愛過的那些。
回頂端 
1頁(共1頁)

這個論壇的權限: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
☆╮夜店花名論壇╭☆ :: 舞花弄月堂-
前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