☆╮夜店花名論壇╭☆

失去安全感的社會,更需懂得向傳統揮手告別!另類命理諮商看似邊緣實際卻是主流。
 
首頁歡迎相冊常見問題搜尋會員註冊登入
搜尋
 
 

結果按:
 
Rechercher 進階搜尋
算命天地
最新主題
開運鹿家族連結
 
  
部落格
 
精選免費資源區
 
 
 

 

讚助廣告A

夜店音樂
 
社會化書簽
社會化書簽 digg  社會化書簽 delicious  社會化書簽 reddit  社會化書簽 stumbleupon  社會化書簽 slashdot  社會化書簽 yahoo  社會化書簽 google  社會化書簽 blogmarks  社會化書簽 live      

在您的社會化書籤保存並分享地址夜店花名論壇

在您的社會化書籤保存並分享地址☆╮夜店花名論壇╭☆

觀看訪客統計報表

 


分享 | 
 

 在經過你之後,我就再也回不去以前的那個。

向下 
發表人內容
fendi
七星太極
七星太極
avatar

女
來自 : 茱莉亞星球
文章總數 : 278
積分 : 1232
注冊日期 : 2009-04-06

發表主題: 在經過你之後,我就再也回不去以前的那個。   周五 12月 25, 2009 4:00 pm

在經過你之後,我就再也回不去以前的那個。

作者∕原味巧克力


「你變了!」
「我有嗎?」

我討厭相遇的情節,真的……我真的不想再遇見你了。
但……我發覺一件殘忍的事實。

每當喝醉寂寞的時候,你的臉,就會好清楚好清楚的出現。

桌上放的是剛點的一瓶『JACK DANIEL』,老老的店裡,
空氣中除了菸味跟吵雜的人聲,還放著CHAGE & ASKA的音樂。

「怎麼忽然在這樣的場合,放這樣的音樂啊!不怕客人都走了。」
下一首是經典的歌曲『Say Yes』,剛才站在吧台的小樂,轉過去換音樂的時候,說要給我個懷舊的驚喜;我想……今晚我的驚喜應該會不少。

怎麼面對相遇呢?面對吧台的鏡子,我看到你坐在隔我後面不遠的桌面。
這個『你』是讓我成功變成現在這樣子,最大推手的人。

拿著酒杯發呆了一下,如果這是小樂要給的驚喜,那很希望這驚喜,是這首我喜歡的音樂。

『余計物無 君僕愛構』

A段的第一段歌詞開始時,我跟著唱了。這音樂帶我回到好久的以前……當時的我都在做些什麼。當時我每天在期待連續劇的畫面;看著日劇配合好的主題曲跟劇情,每天最大的煩惱,不過就是劇情的起伏罷了。

嚴格的算起來,除了唸書跟工作,當時的我應該過的很無憂無慮才對。

在耳朵掛著還不是mp3的Walkman時;剛從玫瑰買來的音樂CD,在騎著車的時間,陪著我奔馳過很多地方,遇見你也是。喝酒的時候,掉進回憶的畫面裡,似乎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,J‧D的味道,變的有點甜……還有些不同於檸檬的酸味

「好久不見……」
你拿著酒杯坐了下來,第一個動作,就是點上菸拿到我的手裡。

「謝謝,你也好久不見了。」
順手接過菸,我沒有刻意的保持距離,但我有掛著很制式化的微笑;就像對著每一個遇見的男人般的微笑。沒有真心的笑容,我不想面對鏡子裡虛偽無神的笑容。

「你變了!好像穩重了不少。」
你點上自己的菸,那種沒有多大改變的說話態度,跟當初還是一個樣子。

我變了嗎?怎麼在這樣的一瞬間,看出我變了呢!是哪裡變了。

是臉,身材、抽的菸、喝的酒,還是說話的聲音?說真的,那麼久沒有看見彼此的兩個人,還會分辨的出對方的改變嗎?面對他的問題,我倒有些玩味,很想知道我改變了些什麼,在他的眼中;或者,我想太多摟!不過是一句普通搭訕的話罷了。

拿起酒杯抽了口菸,喝下口酒後,我轉向正面面對著他,做了個雙手攤開的可愛動作:「有嗎?改變在哪裡?」
「哈哈哈……」

你笑了,是我的動作很有趣嗎?我看過這樣的笑容,當時跟我還在一起的你,除了面對我,對著其他朋友大多是這樣的笑容,當時可是讓我很嫉妒呢。真沒想到分手那麼久,我才有這樣的機會看到。

「你給人的感覺真的變了很多,活潑多了。」
你說話說的很真誠,要是我不認識你,在你的眼神跟說話的聲音之下,我恐怕會逃不出,成熟男人左臉頰那個可愛的酒窩吧!

「感覺啊!當初感覺怎樣,說來聽聽。」
我懷疑,自己是不是真的想知道,他說的答案。

現場的氣氛看起來好像真的很好,適合兩人談論過去的音樂,一杯味道有些微嗆的J‧D加冰塊,Marlbor的菸味在嘴巴裡很融合酒的味道;而這些畫面,看起來很協調,甚至有些溫馨。情人好久不見的畫面,那麼協調的劇情,在分手分的有些難堪的我跟你之間,真不知道該不該說難得;還是因為真的過了太久,有某些感覺被取代了,難不成這就叫『麻木』嗎。

聊著天同時,我發現男人比起以前,似乎溫和了不少。雖然看起來沒變,有些感覺卻也不一樣了。我應該有怎樣的態度才好?你似乎不是記憶中的人,而我也搞不清楚,在我記憶中的人,應該是怎樣的人了。

說來真的很好笑,我一直想記著你。砍斷我對愛情執著觀念的你;每當陷入那種情緒,我只是拼命想要記起那些話,想要記住你說過的每一句,就像刺刀般銳利傷人的話。但還是在每次喝醉的時候,就浮現第一次遇見你時,你的笑臉。

或許,變的人是你,而不是我吧。

就像寫錯一個字,用力可白覆蓋過之後的樣子。寫在下面的錯字消失了嗎?
沒有……而只是被覆蓋了。

看樣子,真的面對你,我掩蓋不了力可白下真實的自我。

「真的變了很多嗎?」
我拿起酒杯,喝了一口,意有所指的回答了坐在隔壁的人。

我是不是應該要感動才對啊?美好的音樂,一瓶好酒,跟舊情人的相遇畫面,這是多難得的經典劇情!

「都幾年了,我也該『長大了』,不是嗎?」
我無意把重點放在『長大了』這三個字上。說完,我感到有些荒謬的笑了。

「哈哈哈……」
這次他笑的有些尷尬了起來。

記得當初我問他,為什麼執意要分手的理由裡,就有「你怎麼都『長不大』,你不是跟那個誰一樣年紀嗎?怎麼你就這麼幼稚……」用我來跟偷情的對象比較,似乎不是個好主意,但是……生氣人的嘴巴裡,我看也沒什麼好話,能經過頭腦裡講出來。

乾咳了幾聲以後,他似乎沒能面對這場面的有些尷尬,他用他的杯子輕碰我的酒杯後,很有禮貌的退回到了自己的桌面上。.我吐了口菸,回禮喝了一口酒。

我忽然想到,如果是這時候的我跟你交往呢?如果不是當年那個只會跟在你後面,祈禱你施捨感情跟微笑的我跟你交往,那會是怎樣的畫面呢?

我想想……吻著你時,我似乎不會再那麼深情呆滯跟慌張。擁抱著你的時候,心裡不會有那麼沉醉的甜蜜。沒有專屬於你的笑容,應該也不會那麼容易說出『我愛你』這三個字了吧。

『真的……在經過你之後,我就再也回不去以前那個我了。』

「你還有我的電話嗎?」
你應該是要走了,穿上外套過後你拿著菸走了過來。

「給我吧。」我拿出手機,等你念出號碼。

我騙了你……我很想告訴你,你的電話號碼,我用盡方法想要忘記的那幾個數字,我忘不了……那似乎深深刻在我的血肉裡;不用經過大腦,我就有辦法閉著眼睛在電話上,按出那幾個號碼來;比起一堆手機裡那堆,我只記得名字的字母,這時候你好像真實的多。

「還是你要一起去另一家店喝?」
你摸摸我的頭髮,就像哄小孩子一樣。

點點頭,我站起來買了單,跟你走出大門;我的腦袋空白了。有種懷念的感覺,你的手掌心……你柔和的聲音跟帶著笑意的眼神。

出了門,你隨手招了招計程車,我則很安靜的跟在你身後。有種立場又重回到以前畫面的樣子。

車子的左側跟右側,你跟我客氣的保持一點距離。沒有偷偷牽手的曖昧甜蜜,但也沒有第一次見面的近卻羞澀,很自然而然的距離;不乏你望著窗外,等著我先開口講話的劇碼。

「喝多了嗎?」
你轉過頭來,靠在我耳邊問我。看樣子,劇碼有些許互換角色。

「我沒有喝很多,你呢?醉了嗎?我看你喝了不少。」
這樣回答,應該不會讓人誤會我一整晚都在注意他吧。

總之,我很希望這樣七零八落的聊天內容,能有個比較好的結束;最好的結束,當然就是眼前的目的地終於到了。十分鐘的路程,沒有酒精煙霧的掩護下,光靠一片漆黑的車內,我還真是會躲不過你。

畢竟是初戀,我看起來堅強的意志,這時讓我只想逃避,用其他的方法逃避。

「你真的改變好多。」
坐在左邊隔壁的人眼神有些詫異,在我跟剛來打招呼,另一桌想認識我的人說話的時候。

「我沒有變啊!還是一樣。」
跟剛才來認識的那個人,我有感覺是在演戲;像是故意在演給他看的戲碼。

調情的言語,曖昧的肢體動作,看起來無辜單純的眼神,透著讓人看不清的微笑。我好會這些動作……離開你以後,我學了好多,這樣我根本不愛的動作。意亂情迷的訪客留下電話後,滿意的離開了,我好像也鬆了一口氣。演戲是演戲,我很明白遊戲該有的態度,我可不想落人口實啊!

「我真的感覺你變了不少……」
他今晚一直在提醒我『我改變了』這樣的事實,到底是為什麼。

「要不然以前的感覺會比較好嗎?」
聽的有點膩了,太多從前以前那時候的論調,配著酒喝,真的很傷胃。

「現在也不錯。」
看到我的表情似乎有些不悅,就立刻轉移話峰,果然老練。

同行的幾位你的朋友,倒是好奇我跟你的關係。趁你去上廁所的時候,靠了過來:「你跟他認識很久了歐!我們怎麼都沒有看過你啊!」這類的話還真不少。

我在想……出現在你身邊的人應該不少,我的出現,會值得這樣大驚小怪嗎?還是我對你的態度,跟你對我的態度,讓你的朋友感覺很怪。看著幾個你朋友的眼神,我沒有打算由我的嘴巴,說出我們在一起過這樣的話。我很會看情況,情況未明之下,我恐怕也不會多說什麼。離開你之後,我學聰明了吧。

不同於上一家去的pub只能聽歌,來的這家bar裡,可以點歌歡唱;大概就是卡拉OK這樣的形態,為了防止太多無謂的問題跟打擾,我決定還是看著歌本點歌來唱。

回到位子上坐下,你看到我似乎很專心在點歌:「你要唱歌嗎?」
「要一起唱嗎?」我似笑非笑的把歌本拿到你的手上。

你接過手看了看,寫好了歌單交了出去。

我們當初好像也沒有一起唱過歌!為了什麼?好像是因為你說我唱歌很難聽,天啊!我還真容易被你打擊。這時候願意一起唱歌,是因為想確認一些什麼嗎?還是只是個應酬。你讓我想的真多。

前奏一下,你拉著我走向舞台,我很熟這音樂的前奏……彭佳慧『聽說愛情回來過』。

 在朋友那兒聽說 痴心的你曾回來過
 我接第一段開始唱,你有默契的等待你的段落。
 想請他替我向你問候 只為了怕見了說不出口
 你慢慢轉過頭瞄了我一下,似乎是有些抱歉的眼神。
 你對以往的感觸還多不多 曾讓我心碎的你 我依然深愛著
 你握起麥克風,接下我唱完的下一個段落。

 在朋友那兒聽說 痴心的你曾找過我
 我看著你,你看著螢幕的眼神,刻意壓低了聲音。
 我要他幫我對你隱瞞 只是怕見了面會更難過
 你又轉了過來,表情有誠懇的歉意。
 我對以往的感觸還那麼多 曾給我幸福的你 我依然深深愛著

接下第三段,你拉了拉我的手希望一起唱。

 有一種想見不敢見的傷痛 有一種愛還埋藏在我心中
 我只能把你放在我的心中
 這一種想見不能見的傷痛 讓我對你的思念越來越濃
 我卻只能把你 把你放在我心中

我心思搖擺了起來,我果然不該太過專注在歌唱中的你。因為一旦承認我還對你有感覺,我這些年的所有努力目標,將蕩然無存;把你當成努力的目標,這樣到底是對還是錯,我真的不想分辨。那些再熟悉不過的畫面,甚至有些遺忘的點點滴滴,就像一本很久沒有翻過的書,又重新被翻閱。

我討厭這樣的感覺,我討厭又要再一次面對這樣的感覺,我討厭面對你,我討厭面對自己……我討厭面對我對你還有感覺,我應該要恨你,我應該要讓你知道,這些年來,因為你我變成了什麼樣子,我應該要……我應該要……但,喝的越多,在眼前的你的樣子,就越來越清楚,神志越迷濛,我就越想靠近你的身邊。如果不逃離的話,我很怕……我會對不起自己。

「我該走了。」拍拍你的肩膀,你正在跟另一個朋友聊天。
「要我送你嗎?」

你正跟朋友玩的開心,雖然我也喜歡熱鬧的場面,可是一晚上的天人交戰,我真的累了;現在我只想洗個澡,等待酒精讓我睡著以後,把記憶自動刪除。

「繼續玩吧!我先回去休息。」
站起來跟滿桌的朋友說掰掰,沒等你的動作,我離開了熱鬧的現場。
在路邊等著計程車時,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,然後吐了出來;除了酒跟菸的味道,還有某一些剛剛在心裡,演獨角戲失態的畫面。

電話聲響起時,有那麼一秒,我心跳的以為會是你打來的。

「你要不要來我家……」
電話裡是剛剛在酒場,留下電話的另一個男人的聲音。我幾乎可以聽到男人充滿慾望的口氣,跟如果答應了這個邀約,今晚應該會是個汗水淋漓情景。

如果是你打來呢?我心裡忽然浮現這問題;在答應了另一個人的邀約,坐上車往他家裡的方向去的時候。用選擇另一個身體的方式,來忘掉那些殘留的感覺,對於這時候的我,或許不失為一個好方法;就算是騙自己也好,我想忘掉在腦子裡的一些影子。

搖擺的心情,不定的心思,擺脫不了的你,失去方向的存在著。

「要先洗澡嗎?」男人明白的表達,等一下應該會發生些什麼樣的事情。廢話不多說的走進浴室,脫了上衣,我站在鏡子前面,看著那個倒映著,因為喝酒紅著眼睛的人。轉開漣蓬頭,冰涼的水花灑下,我站在水花下,想要降低一點因為喝酒,身體的灼熱感。

走出浴室,裸身走到床邊,男人正在床上等待,一個快樂的夜晚;閉上眼睛吻著他,用舌頭挑逗他的耳垂,慢慢往他的喉嚨舔去;右手撫摸他的背、臀部,一直到大腿。興奮的他呼吸急促了起來,摻雜在柔和音樂裡的聲音,可以知道他很享受這樣的感覺。

但我始終閉著眼睛,我知道……這些動作,這每一個步驟,都有你的影子在。這些幾乎是反射性的動作,每一個,我都是從你的身體跟手掌,習慣過來的。

激情的戲碼,閉著眼睛演完了。

「爽嗎?」他應該以為閉著眼睛的我,很投入吧。
「你最棒了。」反正這樣的戲劇演出,人生也不是第一次,懂得怎樣愉快的開始,跟完美的結束就好了。沖完澡後擦乾身體,我開始穿上衣服。

「不在我家休息嗎?」
走出浴室的男人,很客套的問了這句話。

「明天還有事,得回家休息了。」
我則應該要回答正確答案,以方便結束整個愛情動作片。

穿好衣服,配合輕啄嘴唇的END「有機會再聯絡!」帶著激情完些許的疲倦,走出這位應該不會再有聯絡人的家。

拿出電話叫車時,電話有幾通未接來電。你的號碼,清楚的出現在手機的螢幕上。

會有什麼事情呢?為什麼打給我?看著手機的未接……我想了好多問題。
我該回撥嗎?該知道你打給我是想怎樣嗎?

「你到家了嗎?」按下手機,你的聲音出現在好安靜的一端。

聽你刻意的壓低說話的音量,我忽然了解我不該回撥這通電話。你的身邊應該有人,是跟剛才一樣餘歡的肉體,或是你的情人之類的吧。

「我剛洗完澡要睡了,晚安。」有些慌張的回答完,我掛上電話。我平常會有的得體回答跟禮貌,看樣子在你身上不適用。

到了家,看著空蕩的房間跟床,湧上了好累的感覺;不是因為喝酒,也不是因為做愛……很累,因為腦中盤旋不去的你。

快要睡著的前一秒,手機的鈴聲響起了。

「睡著了嗎?」
音量恢復正常的你,看樣子你也離開某個人的床,或是走出誰的家了。
「剛睡,怎麼了嗎?」

雖然我不用降低音量講話,卻刻意回答的很冷淡。是在嫉妒剛剛陪在你身邊的肉體嗎?這種劇碼真不好玩。

「可以到你家休息一下嗎?」

遙遠中透著清冷,你的身體跟你的聲音,引導我往不知名的方向,即使是那樣的習慣,即使又重新一次站在分叉的路口,我還是……我還是往你的方向前去,管不得那個錯誤的決定,是否又會在一次淪陷

打開門,熟悉的你映入眼簾。
不發一語,你脫掉了衣服,往床上走去。
這麼習慣的這些動作,換了時間空間的場景……有種荒涼感。

在你的身邊躺下,你的身上傳來了軟膩的沐浴乳香味。
這味道真不像你的風格,果然剛從別人那裏過來的。

「只是為了來睡覺?」我看著天花板,心裡想說的話卻從嘴巴說了出來。
「我還以為你不想問了。」看樣子,你做好了回答的準備了。

你說,當初都是你不好。
你說,當初都是你太愛玩了。
你說,當初是為了不想耽誤我。
你說,我還是最好的。
你說,我離開了你才後悔。
你說,你還是愛我的。
你說,還有機會嗎?

我靜靜的看著天花板,聽著你說話……這都是我期盼聽到的嗎?我一直以來所做的每一件事,不管是學習外在的改變,或是內在的提升,為的不就是聽到這樣的話。怎麼這時候,你說了,我卻感覺好虛無。

天真的年紀過了,我沒有無暇的感情了,那種敢愛敢恨的性格,早就消失無蹤了。

「那我們還有機會嗎?」翻身面對著我,你的眼神的確誠懇。
但……我所做的一切改變,並不是真的都是為了你。改變是必然的,只是需要時間跟契機;而你離開的那當時,就是我最大改變的分歧點。

「你剛剛去哪裡了?」真正的看清,才是種傷痛。而即便逐字敲打出你,我還是沒有辦法,在經過那些時間以後,了解你到底是怎樣的人。所以我必須逼自己去看清楚某些事情;因為現在的我,沒有辦法再犧牲掉自己,只為了某一個人,例如我曾經不顧一切上愛的你。

「我剛都在喝酒啊。」你的回答口氣,非常的理所當然。

說謊的人眼神會飄過一絲閃爍,但你沒有,我了解你;你是連說謊都有辦法認為是事實的人。

「真的……」我慢慢的靠近你的身體;你的身體很熱,就像巧克力般,有種苦澀的甜味。貼上你的嘴唇,有些乾燥……然後,我重複那些,你應該熟悉的愛撫技巧。對……濕潤的讓舌頭在你的嘴裡遊轉,不安份的手,滑動在靠近私處的腹部跟大腿;舔著你胸口的汗水,看著你的眼神,充滿爆發的慾望,咬著你的耳朵,輕輕的吹氣。所有步驟的開始跟結束,你應該都很習慣了,你似乎有些驚訝,你的身體誠實的說出你的感覺。

男人一旦射精,百分之八十以上,就會失去情話綿綿的力氣了。

「你的技巧變好了!」跟你一起走進浴室洗澡,我把沐浴乳抹在你的身上。原本你身上沐浴乳的味道,我也不喜歡。
「你的體力也不錯啊,從別人的床上離開到我這裡,還能有這樣的表現,真值得稱讚。」
「哈……還是你了解我。」沒有那種尷尬的感覺,反倒像是老夫老妻在說話,男人真的是一種奇妙的動物。
擦乾身體走出浴室,冷氣的風吹的很涼,我還是得說那句話:「你要睡這裡嗎?」這句話似乎是種規矩。

你走上床躺下:「又不是剛認識,讓我在你家睡一下可以吧。」

你佔住右邊的一半床,那是我習慣的位子……
我躺在左邊,你的呼吸聲,我好久沒有聽到了。

這一秒,我忽然感覺很好笑。拿著菸,我走到陽台,你睡熟了;關上陽台的們,還可以聽到你打呼的聲音。

透過陽台看著睡著的你,我很想笑自己傻,前幾個小時,我還如此迷惘自己的內心,為了忘掉你,而找尋另一個肉體的慰藉。我到底在做些什麼……面對不在少數來去的人裡,你……我還是沒有辦法捨去嗎?

走上床,我翻過身背對著,你慢慢環著我,貼緊我抱著。
「你抱起來好舒服。」你的身體,你的溫度,你輕柔的吐氣,你身上洗完澡的味道,每一個,都是我難以忘記的;就像書本上畫好的重點一樣。

那……我該往哪一個方向去。
踏上這條路,往你的方向前去?

因為酒精跟做愛消耗的體力,我實在想不了太多事情。那你呢?你的心裡到底在想些什麼?是跟我想的一樣嗎。

最後睡去的時候,我還是拉緊了你環著我的手,很沉的睡著了。沒有辦法面對你,所以我只好選擇不去面對自己;

但是,我們都太了解遊戲的規則了,在你跟我之間該有的態度,實在太清楚跟明白,這不是我們可以避開的。

「我昨天實在喝太多了!」趕忙穿上衣服的你,嘴裡說著抱歉。
「被你b知道你就慘了你……」我真的,真的只是隨口說出這句話。

「你怎麼知道!!」

你說:你很抱歉
你說:一切都是意外
你說:真的是不小心的
你說:「我真的很愛他。」

是我的錯,是我太沈澱在回憶裡的畫面了。貪戀你的體溫,你躲在溫柔歌聲裡的情緒,你說話誠懇不一的態度,著迷你臉頰上的笑容。都是我的錯……我讓你錯覺這一切是正常的邂逅。

我該相信的是你嗎?還是我自己。還是我其實都不相信……
有如驚弓之鳥離開的你,留下我站在身後。

你說了:「有機會再聯絡!」之後離開的背影。

像是以為傷痕痊癒後,留下的疤又裂開般,提醒我要再痛一次。
我很揶揄的笑著對自己說;「白痴……」

你知道嗎?『自做自受』絕不會是別人害你的。

面對酒精麻醉的你,我還相信……簡直就是在推翻過去,我對你做的事情有多痛恨。
不過,你……我還是依然無法忘記,這就是我……我怎樣也擺脫不了的真實自己。

如果可以再一次,那……我可不可以不要再選擇遇上你了。

回頂端 向下
檢視會員個人資料
 
在經過你之後,我就再也回不去以前的那個。
回頂端 
1頁(共1頁)

這個論壇的權限: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
☆╮夜店花名論壇╭☆ :: 舞花弄月堂-
前往: